可是乔振宇他可爱呀!

 

【苏凯文x夏木】归程有期

一对合并同类项消除女主后诞生的cp,K设定为夏木前男友,苏凯文暗恋向。

游记式,预计一发完~

————楔子————

事情最终以两败俱伤的形式结束。

曾经的恋人因为导师的死而陌路,敌视,互相伤害,K受到了应有的惩罚,而夏木也不得已将刻意回避的伤口撕开,直到鲜血淋漓。

伤口愈合需要时间,心理上的创痛也是如此,夏木在古越的建议下,决定给自己放一个假,并接受了他提供旅游路线,将目的地定在了大洋彼岸的澳大利亚。

临走之前,古越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他说什么时候想回来了,就会回来。古越拥抱了他,给他一个朋友间的鼓励。

夏木有些庆幸,他雇佣了古越——这个因为他曾生命受到威胁却仍悉心安慰他的朋友。

直到他在墨尔本的机场看到笑着露...

September
14
2017
全文链接

这个药不然😭无憾了

August
23
2017
全文链接

【许药许】相思不许

说在前面:本文私设有,原创人物视角,cp无差向,食用请谨慎。


文不对题系列。


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


【1】

天阴有雪,碎碎坠琼芳。

午饭后,先生忽然说要出去一趟,让我好好看家。

我应下,给他递了一把伞,嘱咐他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天福号的酱肘子,送他出门后就关了店门,打开电视机开始看电视。

《西游记》刚刚唱完片头曲,门口就传来响声,窸窸窣窣一会儿后,门被轻巧推开。

“先生你的事这么快就办好了吗?”我盯着电视屏幕随意问了句。

半晌,也没人回我。

我这才觉出事情不对来。

“先生,是你回来了吗?”我将音量调小,周围静静地一片。

“先生,我知道是你,你别吓我。”我一边说着,随手抄起一把战国青铜剑。

我...

August
05
2017
全文链接

一篇翻过去的旧账

我从来都不知道我的文也是可以让人抄袭的水平

尤其是还是有过交集的人

受宠若惊,并不开心

第一次做调色盘做的心力交瘁

没有发出来,是觉得有些事情不必摆到明面上让人难堪

然而总有些人的语言艺术超过了文学水平
(诚然文学造诣能到这种程度的话也不必撞我的小白文笔是不)

心累,不想计较


尤其是最后承诺删文了,那些表演不看也罢


可还是吐槽一下吧

虽然冷圈子里产出难得,但是爱不能偷

——且爱且珍惜


August
02
2017
全文链接

【嬴稷x熊槐】妄(下)

说在前面:本章暴力三级,黑暗三级,小外甥彻底黑化【好吧,本来也不白】,食用慎重。
请爱护作者,不要举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全文戳:http://wx1.sinaimg.cn/mw690/e71237fely1fi34myp6dfj20c89zldpy.jp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什么tag 都不敢打……
熊槐的同人就结束在这篇了,之后是写小药呢还是填坑呢,不定
爱你们,下个坑见😘

(ps:刚刚有小伙伴问我楚楚生孩子的问题,这只是作者的恶趣味啦,并不是一篇玄幻文。上一篇《枉》中提到过小外甥魔怔了,他觉得只要楚楚能怀上孩子就不会离开他了,就像他母亲一样,于是他就强迫楚楚答应。【可是答应了...

July
31
2017
全文链接

【嬴稷x熊槐】妄(上)


前两篇大多是从楚楚视角出发的,这篇走一下嬴稷的视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嬴稷第一次见到熊槐的时候,他就知道,他不会恨这个王。

当然,原本他便不该恨熊槐的,只不过他母亲曾在他耳边一遍遍的告诉他,她所有的苦难都源于熊槐,所以,他要为她报仇。

年幼的他看不懂母亲眼中的情绪到底恨多还是痛多,亦或还有些别的什么。

可是当那个王,穿着一身红色的朝服,轻轻俯身,摸着他的发顶对他笑着说:“你便是稷儿吧,你长得很像你的母亲……”

嬴稷便知道,母亲绝对不会真正恨这个人。

因为他那样好。

好到,他用尽手段也要得到。

他不是不清楚,熊槐于他,只是一场太过美好的梦。

而且那份美好,更多源于他的臆想。

可他不愿醒来。

他静静地看着熊...

June
06
2017
全文链接

喜欢了你这么久

收到了情书

不真实

想哭

【to乔先生,我会继续继续喜欢你,为了在某一天,不必默默仰望,能和你并肩站在一起】

May
28
2017
全文链接

【赢稷x熊槐】枉

那一夜之后,他开始发高热。


他隐约听到有人说什么五缓虚赢,内外失调,之后便不知被谁抱在怀中走过华屋街角,穿过一条一条幽暗的走廊,但那时他已没了知觉,整个人昏昏沉沉着,好像荡在江上,却不知能否顺流而下,寻到魂归之地。


其实熊槐很清楚的知道,楚地只在他梦中,再也回不去了。


我想回家。他听见梦里的自己这样说。


这一刻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君王,他只是一个失乡的游子。


这个世间再也没有我的归处。他几乎是要哭了出来。


可是他又隐约记得,有人将他放在松软的榻上,身旁是温辛的中药味道,浆洗过的床单。


温柔的羽毛抚过他的手,他的唇,他的眼,和他滚烫的额头。


对不...

May
06
2017
全文链接
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
© 安利君姓乔 | Powered by LOFTER